您现在的位置: 瑞赛尔 / 新闻资讯 / 环保资讯
瑞赛尔环保新闻资讯
news

餐厨垃圾处理实行“瑞赛尔模式”

【导语】:市人大昨组织代表视察食品安全,人大代表热议晶报调查,吁有关部门从根本上解决餐厨垃圾处理难问题。

点击查看下一页

  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谭国箱(左一)率队在金湖酒楼考察“瑞赛尔”模式。

点击查看下一页

  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玉浦(中)率队在家乐福检查食品安全。


  代表建言

  深圳早在2007年就颁布实施《深圳市餐厨垃圾管理暂行办法》,对餐厨垃圾收运处理企业实行行政许可制度;然而,这个行政许可制度却在后来的大部制改革中取消了。这也是造成腾浪等正规餐厨垃圾处理企业难以收到餐厨垃圾,抢不过油贩子的重要原因;正在试点的瑞赛尔模式一旦大范围推广,也必然面临这个问题。因此,恢复餐厨垃圾处理行政许可制度是目前的当务之急。”

  ——市人大代表杨勤

  昨日下午,市人大常委会兵分三路,对我市食品安全制度建设、检验检测体系、餐厨垃圾收集等情况进行视察。本周四,在深圳市第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上,一场针对“食品安全”问题的专题询问会即将来袭。深圳相关职能部门主要负责人将面对面回答代表询问。在市人大常委会上举行专题询问,这在深圳历史上属首次。

  6月24日《深圳90%餐厨垃圾去哪了》报道见报之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昨天,市人大组织代表视察食品安全的活动中,瑞赛尔、腾浪等餐厨垃圾处理企业成为代表们关注的焦点。“餐厨垃圾处理,深圳并不是没有技术;相反,深圳在餐厨垃圾处理技术开发上走在全国的前列”,参与视察的市人大代表杨勤认为,对这些具备餐厨垃圾处理能力的企业,有关部门要从政策上和经济上给予支持,否则,餐厨垃圾难以流入正规处理企业的生产线。 

 

“瑞赛尔模式”,将处理重心前移到厨房

  传统的餐厨垃圾收运和处理方式,主要通过人工、分散处理。在这种方式下,正规处理企业在与“油贩子”的竞争中往往处于下风。油贩子给钱是一个因素,动作快,可以帮助酒楼饭店清理厨房,有助于其保持清洁卫生,也是一个重要原因。针对这个问题,深圳瑞赛尔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赛尔)探索出了自己的方案。

  传统模式下,餐厨垃圾收集企业通常是从饭店酒楼的厨房收集餐厨垃圾。而瑞赛尔的模式则是,从厨房就开始处理餐厨垃圾,而不仅仅是回收。“先用人工,把餐厨垃圾中的牙签、筷子等杂质剔除出来,然后马上进行分离”,瑞赛尔董事长孙江久介绍说,首先,初步清理后的餐厨垃圾,进入固液分离机,分离成含油废水和餐厨固形物;经过固液分离机分理处的含油废水及洗碗、洗锅废水,进入油水分离机进行油水分离;随后,将得到的餐厨固形物和废弃油脂,由转运车进行密闭转运,防止产生滴漏等二次污染;前端收集到的物料进入工厂后,转化成生物柴油和饲料添加物,进行资源循环利用。

  “我们在餐馆酒楼的厨房用油水分离器取代传统的隔油池,在10分钟内就可以自动萃取出浓度达95%的油脂,收集以后运到坪山餐厨垃圾综合利用厂进行深度加工处理,进一步将收集到的废弃食用油脂加工成生物柴油或航空煤油的原料,餐厨垃圾转化为饲料添加物,酯化后的生物柴油也已改变了食用油脂的性质,不能用于食用,因此,回流到餐桌的可能性完全消除。”孙江久对晶报记者说。

  孙江久认为,“瑞赛尔模式”的创新在于,将餐厨垃圾处理的重心,从工厂前移到了餐饮企业的厨房,有利于从源头上杜绝“地沟油”、“潲水猪”的出现,解决餐厨垃圾收不上来的问题;其次,解决了垃圾处理厂选址难的问题,由于很大一部分工序迁移到了厨房,餐厨垃圾处理企业对场地的需求也大大减少。

 

餐厨垃圾处理得明白有助于饭店生意

  据孙江久介绍,餐厨垃圾处理的“瑞赛尔模式”,目前已经在福田、罗湖、坪山、盐田等区开始试点,在近20家餐饮企业和机关食堂建立了餐厨垃圾收集店,并且在坪山新区建立了日处理能力200吨的餐厨垃圾处理中试实验厂,生产饲料添加剂和生物柴油,其中专门处理地沟油的生物柴油年生产能力达8000吨。

  “以前,我们的餐厨垃圾是卖给一家企业处理的,那家企业每月给我们的员工600元钱”,“瑞赛尔模式”试点餐饮单位金湖酒楼负责人李广林昨晚对晶报记者说,“从去年10月开始,我们与瑞赛尔合作处理餐厨垃圾,瑞赛尔是不用给我们钱的”。

  为什么中止了与有偿收购餐厨垃圾的企业的合作,把自己的餐厨垃圾“白送”给瑞赛尔来处理。李广林说,过去那几年企业虽然给钱,但是他和员工不了解对方收走餐厨垃圾之后,究竟用来做什么。“客人会有担心,你的餐厨垃圾会不会被拉去做地沟油了,进而也许就会怀疑到你饭店用的油会不会有问题”,李广林说,“瑞赛尔模式”从厨房就开始处理餐厨垃圾,它们的去向、用途是透明的,“顾客知道你的餐厨垃圾是得到无害化处理的,对饭店的用油安全也就不会担心了;与之相比,600元的损失可谓微不足道”。

  李广林表示,“瑞赛尔模式”的另一个优点是,餐厨垃圾一经产生就立即处理,不用堆在厨房等着人来运走,正规处理企业也就不会因为不够“勤快”而竞争不过油贩子。

 

企业生产线“吃不饱”仍难以解决

  与初出茅庐的瑞赛尔相比,在餐厨垃圾处理领域起步更早的深圳市腾浪再生资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浪”)可谓是业界老大哥。昨天的视察中,腾浪公司展现了过硬的餐厨垃圾处理技术,同时,“吃不饱”的困境也暴露在代表们面前。

  “生产线的处理能力是每天200吨,实际上每天只能至多只能收到40吨”,腾浪公司总经理助理傅松对晶报记者说,这家企业创建于2006年,是广东省及深圳市第一家建成的餐厨垃圾专门处理企业,通过自有技术将餐厨垃圾转化成饲料蛋白粉和生物柴油,避免餐厨垃圾二次污染,同时促进废物利用。然而,由于难以收到餐馆酒楼的餐厨垃圾,生产线几乎陷于停产状态(具体原因晶报6月24日“深圳90%餐厨垃圾去哪了”报道进行过分析)。

 

□相关新闻

  食品安全须构筑统一监管体系

  昨日下午,率队来到海吉星国际农产品物流园视察的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玉浦 ,对这里的整套食品安全管控体系产生了兴趣:“管控系统很到位,如果能真正加以落实,食品安全就有希望了。”

  据介绍,海吉星物流园食品安全管控包括准入管理和可追溯管理两部分:在准入管理上,物流园市场管理方会定期开展索票索证管理工作,检查市场商品的三证一照是否齐全,包装是否合格等,未进入交易区的来货车辆停放均要在待检区进行抽样检查,并针对不同季度的重点监控商品以及曾有抽检不合格记录的经营者,采取必检性规则,确保高风险商品能够得到有效监控。此外,还不定期进行突击检查,通过公示食品质量安全信息进行全方位监督。对于不合格的农副产品,则实行公开化销毁制度。

  据了解,从今年1月1日至6月18日,物流园蔬菜农残速检样品数累计45016个,合格率为99.48%。截至今年5月底,累计销毁不合格农副产品15吨。

  市人大代表杨立勋表示,食品安全也是“三打两建”的重要内容,“打”是治标,“建”才是治本,要避免运动式打法,并探索建立完善的市场监管体系和诚信体系。“要破解食品安全难题,应该建立统一的监管体系。”他说。

  问题肉菜被检出一定要当场销毁

  “市场上的肉菜用什么方法进行检测?”“如何控制蔬菜来源?”“不合格的蔬菜销毁时会不会引起商家反对?”昨日,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光明率领多位市人大代表走访了南山区农产品检查站和南山农批市场,视察市区两级检测机构运行情况及农批市场经营管理、台账制度、内部检测的情况。

  有代表提出,要让深圳市民吃上和香港一样的“放心菜”、“放心肉”,执法是关键,检测出有问题的肉菜一定要当场销毁并追溯来源,将有问题的肉菜封杀在市场之外。